好片名和高票房之间有关系吗?这些卖座片有话说

20世纪80年代,建立票房预测模型的先驱巴瑞·李特曼曾对美国当时近700部电影进行数据分析,得出结论:“电影片名是电影制作的创意部分,并在电影产品的广告宣传、三次售卖和品牌构建等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点,经历全球电影市场的反复检验,如今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片名,是一部电影与观众邂逅,匆忙间留下的第一印象;也是电影作为某种商品,无形中为自己进行的首轮宣传。


片名如此重要,却时常面临一“名”难求的窘境。不少创作者为之耗费的心力,堪比诞下新生儿的父母,为其翻烂字典时脸上挂着的焦灼。


2018年,黄渤琢磨八年、筹备四年、剪辑一年的导演处女作开首场发布会时,片名依旧处于空白状态,用黄渤的原话说,“《一出好戏》是开拍前没有定名的情况下,一拍脑袋想的暂代名。但是!但是!再后来近一年的时间里又想出一千多个名字后⋯⋯才发现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了。”


这个从“1”到“1000”的辗转难眠的雕琢过程,其实不算个例。当我们面对片名了无头绪时,不妨浏览一下市场上已有的佳名,先从划定字数入手。


四字 

经典稳妥


从我国古典诗歌的滥觞《诗经》,到时间长河中众人皆说、成之为语的成语,四字始终是吻合中国人偏爱的构词习惯,既言简意赅又凝练精美,平仄诵读间朗朗上口。因而,取一个四字片名至少对多数中国观众而言,不失为稳妥的选择。



截止2020年6月,猫眼统计的国产电影票房TOP50中,四字片名数目最多,共计15个,榜单占比30%,从动宾结构的《流浪地球》、主谓结构的《心花路放》到开门见山的《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烈火英雄》等,电影类型、风格甚至其中曲折,透过片名一目了然,方便观众根据喜好挑选。


除此之外,文艺青年们的风雅之心,四字词语稍作变幻,也能满足。比如几乎不考虑其他字数的王家卫导演,先后为观众献上过意象迷离的《重庆森林》《堕落天使》《花样年华》《蓝莓之夜》,内容涉及武侠、功夫元素时便是《东邪西毒》与《一代宗师》,即使采用数字,也要保持四位才好——《2046》。


80后代言人韩寒,电影虽不多,但《后会无期》《乘风破浪》《飞驰人生》的四字队伍保持得整整齐齐,姜文导演的“民国三部曲”也不例外,《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邪不压正》个个掷地有声。



五字

潜在爆款


相比四字的谐和之美,五字片名额外添了几许俏皮,阅读时给予观众情绪的小起伏,颇有当初五言诗突破格律后的自由味道。回到国产电影票房TOP50,你会发现,五字片名虽然数目屈居第二,但产出票房却相当可观,换言之,五字片名若取得巧妙,极易出爆款。



2018年的成绩单相当明显,票房前十名中“五字帮”占到一半,从黑马之姿的爱情片《超时空同居》《后来的我们》直到现象级热卖的三部——《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药神》《唐人街探案2》。


有必要时,五字甚至可以包含主、谓、宾三要素,构成完整的一句话,如“我不是药神”;或者索性向“五字圣手”开心麻花学习,巧用谐音梗,《夏洛特烦恼》,《李茶的姑妈》,《西虹市首富》,给观众吐槽片名的空间,本身也是一种以退为进的自我宣传。


但平仄灵活的同时,五字片名自然失去了四字天然的对称与韵味,因而对讲究格调的文艺片而言,并非好的归宿。


两三字

言简意赅


暗藏玄机的四字、五字片名是为电影加分的上上选,但若求表意合格、不出意外,两字、三字的题目可能更方便主创和宣发掌控。在国产电影票房TOP50中,三字片名与两字片名所占比例不相上下,紧随具有黑马姿态的五字之后。


三字相对集中出现于2015年的榜单上,而两字则均匀分布在每一年的市场。



由于字数受限,这类题目常成词组而非短语,对名词的青睐较动词居多,通常以片中的核心意象为主要参考,如《战狼》《芳华》《无双》《长城》《美人鱼》《煎饼侠》《攀登者》《老炮儿》,力求为观众留下一个轮廓式印象的同时,将电影气质尽可能准确得传递而出。


但此处,三字比两字的优势在于,可通过“诀”“记”“传”作收尾,如《捉妖记》《寻龙诀》《悟空传》等,平添一分颇有古意的侠气,是奇幻、玄幻、武侠、动作等大体量类型的更优选项。



单字

有故事,不简单


聊过最稳的四字、好卖的五字、安全的两三字,我们不妨看看片名字数的两端,都是有胆量、有故事的选择。单字片名最早可追溯至1941年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家》,1942年同出自“激流三部曲”的影片《春》面世。


这类沿用经典文学作品原名的片名,倒可有效避免单字表意不明确、别字易混淆的先天缺陷。


但若抛开改编背景,为新片量身打造一个全新的单字片名,通常还是对票房不寄厚望的文艺片会做的剑走偏锋的选择。如2003年霍建起导演的《暖》,讲述了一个青涩朦胧的爱情故事;而2006年贾樟柯导演的《东》,则是一部关注画家创作的纪录片;最近观众有印象的单字片名,大概是张艺谋导演的《影》,极具探索意味的这部近作,从名字上已透露出一股恣意而任性的味道。



单字有风险,当你对自己作品的风格化程度相当自信,同时相信观众会慕你之名而来时,可以考虑采用。 


多字

海报容易撑到满


单字的风险是曲高和寡,片名长到一行放不下的风险,则是过早打破作品与观众间本应保持的审美距离,用充满海报的大字,侵占潜在观影群体的想象空间。如1991年美国一部电影取名《恶魔、变异人、异形、食人魔、地狱边缘的僵尸化的活死人携妻带子大举归来恐怖进攻不分日夜杀出个黎明2:极度震惊》,不要着急责怪翻译,原英文名在海报上折了整整9行。


《奇爱博士》的全名——《奇爱博士或我是如何学会停止恐惧爱上炸弹的》,库布里克就这样把黑色幽默放在了海报上;如果你关注国产动画电影,也有类似跨行的趋势,《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喜气羊羊过蛇年》《摩尔庄园3:魔幻列车大冒险》,还好一年就出一部,不然小朋友们读完片名大概已经不想看了。



除此之外,新闻通稿的标题也有字数限制,当片名撑满一行,请问“溢美之词”该往哪放?


当然,长片名也并非总让人过目易忘,如果愿意放弃“之”字后啰哩啰嗦的副标题,而选用近似现代诗的一句话来代替,观众的印象也许会鲜明很多,比如《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不过最后的最后,他们在观众的印象中,终究会褪色成《那些年》《致青春》《有一个地方》。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0 www.tvb5.cc  E-Mail:196090811#qq.com  

观看记录